被宠坏的拍卖像坏孩子的游戏

拍卖在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中,可谓一枝独秀、风头无二。艺术品基金、机构收藏都把拍卖会当做首选的购买和销售艺术品的最重要通道。相反,艺术市场中最基础的主要经营业态——画廊却倍受冷落。

在欧洲有一种说法,“拍卖行是做躺着的,而画廊是做站着的”,意思就是拍卖行的眼光朝向过去,而画廊则是以经营在世艺术家作品为主,眼光朝向未来。换句话说,拍卖行是对艺术史中的作品再次梳理和再次确认(但是能超越艺术史,并在历史暗室中挖掘新作品,企图改写艺术史的事件百年不遇几次)。而画廊则是对艺术史的续写,永远关注艺术史的最后一页,当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企图塞进艺术史的倒数第二页时,画廊的学术判断基本上就算没戏了。

自炒自卖越来越多

那么被我称为“低级”的拍卖业,现在在艺术市场中顺风顺水,甚至叱咤风云,为甚?抛开拍卖企业的奋发与努力外,要想谈清楚这个问题,首先要分析一件艺术品、古董的价格形成的原因,即:如何为它们定价?定价权既不在专家也不在卖家手中,专家一系列的严密论证只是供买家参考,而卖家可以选择卖或不卖和以什么价格卖。于是,拍卖行此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要找买家还要营造抢购气氛,让买家热血沸腾报出更高的价钱……这听起来像是回到了“决斗”的时代!实际上拍卖行上演的正是决斗。从这个角度分析拍卖行为,显然不是一种合理的经济行为,而是充分利用了人的贪婪本性。原本两种不同期待的角色在落槌的瞬间达成了新的价格联盟,落槌前,卖方希望拍出最高价而买方希望价格相对低一些,而落槌后的瞬间,原来的买家立刻产生了更高的价格期待,成为标的物新的价格护盘人。
在2000年以前或者更早一些时候,欧洲和西方很少有在世艺术家的作品进入拍卖行,即使偶尔出现也是顶级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品。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,如果在公开场合看见画廊老板和拍卖公司主管在一起喝咖啡,几乎可以当成见不得人的事情。至于艺术家本人将自己的作品直接送拍也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。但是到了90年代的中后期,中国人破坏了这一几百年来游戏规则。到了2000年以后,中国自炒自卖的画家越来越多。至于到了2007年,中国的艺术市场井喷,中国人则将拍卖业曾经的好传统彻底毁掉。
然而坏榜样是会传染的,2008年英国的赫斯特也直接将作品送拍,甚至举办专场拍卖,现在回想起来,即使对于赫斯特本人,那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。而对于整个欧洲和西方艺术市场而言,赫斯特带了一个坏头。近几年在纽约和伦敦的拍卖市场中也出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送拍,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即使在美国和英国这些国际艺术品最重要的市场中,哪怕这些艺术家身后有重要的画廊托举,在不久的将来,这些亲手种下的苦果都会将艺术家毕生建造的大厦瞬间颠覆,不过是需要时间和量的积累罢了。(徐子林)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17843000:2018-08-15 23:05:11